当前位置 :主页 > 文件“D:\www\82064\soft\zhanqun\5 >
说起自己的孩子时
来源:http://www.tnforestry.cn * 发表时间 : 2019-11-21 12:27 * 浏览 :

住在附近的赵某闻讯后也出来和钟金菊一起寻找王瑾,之后不久,钟金菊还叫了自己的家人一同寻找,但他们找到当天深夜,找遍了王瑾可能去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女儿。

在王瑾的教室,王百管发现,一面墙上贴满了包括王瑾在内的孩子们写的“挑战书”:“大意是某某某郑重向某某某同学提出挑战,说什么‘如果你是喜马拉雅,我便要做珠穆朗玛,更加高雄’下面列出计划和目标,并有挑战者、应战者、见证者签名。”王百管说,经他了解,孩子们所写的这些“挑战书”都是老师要求的:“这样小的年纪,就让他们这样残酷的竞争,学校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对她关心太少了。”王瑾的父亲王百管在北京工作,事发后第二天才赶回海南,说起自己的孩子时,他更多的是自责,由于不在海南工作,而且经常在外出差,他很少关注孩子的学习情况。直到事发后他才知道“女儿活得太累了”。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没日没夜的上课、补课,多得要做到凌晨一点的作业,让同学如敌手的“挑战书”……王瑾的父母认为,是海南昌茂花园学校“分数决定一切”的教学方式逼死了自己的孩子。但校方对此的回复是,此事发生在寒假期间,学校不承担相关责任。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2月11日,王百管夫妇在昌茂花园学校办公室拿到了校方给出没有加盖公章的回复以及王瑾的遗物。

2月17日上午,海南昌茂花园学校,一名自称该校行政总办主任的吴先生坚称学校在1月22日考试结束之后就已经放寒假,该校“所有的做法都合法”,“班主任不能代表学校”,“(让学生写挑战书)未经学校同意”,同时否认校方就王瑾一事要求老师封口。

“教育部门规定中学生从1月25日开始放寒假,学校发给孩子的报告册上也写的是1月25日开始放寒假,而且还要求孩子1月24日返校开会,现在出了事却这样推脱自己的责任呢!”王百管非常气愤,他开始向多个部门投诉,要求昌茂花园学校承担相应责任。并称校方在事情发生后,曾要求当事老师手机关机,对外封口。

在悲痛中过了一个寡淡无味的春节后,2月10日,王百管夫妇再次找到了昌茂花园学校:“我们非常想知道孩子在学校究竟发生了什么?想知道班主任打电话让本该在家休息孩子去学校去做什么?”在学校,他们见到了自称在老家的赵某,也见到了自称学校办公室主任的吴某,吴某说自己也是刚知道这件事情,说会尽快就此给出答复,并希望家长不要采取过激行为。

见此情形,钟金菊急忙对赵某说,孩子跑出去了,然后挂断电话,换好衣服出门寻找,但此时门外已经没有了王瑾的踪影。

“我就对他说,孩子每天学习太辛苦,太累了,每天早上必须定4个闹钟才能醒来,学校能不能不要安排这么多作业。”钟金菊说,王瑾是2013年下半年进入昌茂花园学校初中部初一就读的,在随后的期中考试中,她取得了班级第九名的成绩。这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钟金菊很快就发现,沉重的学习压力让这个原本就略显内向的女孩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由于1月24日学生都要返校开会,钟金菊抱着一丝侥幸一大早就赶到学校去找女儿,班主任赵某告诉她王瑾没有来校。在又找了一个上午之后,当天下午,钟金菊向辖区派出所报警,但得到的消息险些令她晕倒:“警察说昨天晚上接到报案,有个女孩子在一栋17层高的楼上(钟金菊一家曾在该楼租住)跳楼自杀,遗体已经送到医院了。”

但学校的回应先是沉默和推拖,而后则让他们“如有不同意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不过让钟金菊值得庆幸的是,她们租住的地方离昌茂花园学校比较近,从家里到学校步行只需要七八分钟的样子,这样每天就可以把一些耗费在路上的时间节省下来,让孩子多睡上一会儿。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我们认为,(让学生写挑战书)这样的做法是不恰当的,同时对学生成绩排名我们也是严格禁止的,这种做法它过早地营造了竞争氛围,不利于学生的身心健康。”2月17日,海口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负责人表示,在接到王瑾家长反映的情况后,他们已经联系了昌茂花园学校主要负责人并就此展开调查。下一步,他们将主持召集双方就有关事宜进行协商和沟通,同时如果在调查中发现昌茂花园学校的一些办学行为确实违规,将责令其尽快整改。(记者宁远)

1月25日,王百管赶回海口后,了解情况后,当天下午打电话给王瑾的班主任赵某要求见面,但电话一直未能打通;当晚10时许,赵某回了一个短信,“我为失去一个好学生而难过万分。家里有事,我刚回老家,多有不便,请您谅解!”此后,短信不回,电话打不通。

1月23日,在和王瑾班主任赵某的通话过程中,钟金菊没有发现,王瑾何时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她只知道的是,女儿突然冲她大喊了一声:“你跟老师说什么,我再也不要上学了!”然后就冲出家门,往外跑去。

王瑾最放松的时间是周六,这一天,她基本上都要睡到下午两三点钟以后才能够“自然醒”。在钟金菊看来,以这样的方式“补觉”也是很无奈的的事情,孩子确实太辛苦了,所以在周六她很少像以往一样带孩子出去玩,也不让别的事情干扰孩子睡觉。

在医院,当确认那具冰冷的遗体就是自己曾经可爱的女儿之后,钟金菊瞬间崩溃:“她(王瑾)从小就怕黑,也怕一些小虫子什么的,怎么会跑到17楼上跳楼……”

在此之前,赵某已经知道了孩子的死讯,也是仅回了一个安慰短信,请钟金菊“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2月12日,在再三要求之后,昌茂花园学校出具了加盖公章的回复,这份回复对王瑾一事“深表惋惜和遗憾”,但同时表示“由于此事是在学生已放寒假期间,发生在学生监护人家里”,因此学校并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果有不同意见,你们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27日,在将孩子安葬之后,王百管夫妇接到了昌茂花园学校一负责人的电话,说刚刚知道孩子出事了,表示慰问。

按照钟金菊的描述,除了周六之外,王瑾的作息时间基本上都是机械的重复:每天早上6:30左右到校,中午11:30左右回家吃饭,下午14:00到校,17:40分回家吃完晚饭后,还要再到学校参加三节晚修课,离校时已经是21:40左右,但这并不是一天学习生活的结束,回到家里之后,王瑾一般还要再做1-2个小时的作业才能上床睡觉:“如果作业比较多的话,做到凌晨一点的情况都经常有。”

事情是从一个电话开始的。王瑾的母亲钟金菊回忆说,1月23日晚7时许,她查看手机时发现有王瑾所在班级班主任赵某的未接电话,于是便回拨过去问有什么事情。赵某说,原本想让王瑾下午到学校去一下,帮老师做些事情。随后,双方在电话里聊起了王瑾的在校学习和表现情况。

在周日,王瑾也要像平时一样到校参加补课。让钟金菊不明白的是,补课地点在学校,上课的大多也是学校的老师,每学期1500元的补课费也是交到班主任那里,但事发后昌茂花园学校学校却说补课是由同属昌茂集团的一家培训中心操作的,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钟金菊觉得孩子“很可怜”,但不知道怎样才能够改变,她能做的只有为孩子创造好一点的生活条件。当然,也免不了会向老师吐吐苦水,但她没想到这样的“苦水”会让孩子积压多时的情绪突然爆发。

他说,事后登陆王瑾的qq发现,班上孩子们几乎都在抱怨学校的课程安排:“没课的时候我们象张海迪瘫痪在床上,有课的时候我们象霍金瘫痪在椅子上!!。。。作业写到我想死啊。。。我真的鄙视作业了。。。所以我都想死了。。。只有在放假才能这样睡。。。我也是周日睡到下午2,3点。。。如魔鬼的学校。。。”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谁也不知道,在从17楼纵身跃下的那一刻,13岁的王瑾想到了什么,天生胆小的她为什么要选择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现在,她的父母除了希望能够找到答案,还希望教育部门对女儿生前就读的海南昌茂花园学校的一些不恰当行为进行调查和处理。

“当今通信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学校领导要72小时才知道此事,如此漠视生命,这是什么样的管理体制?”王百管说。

上一篇: 此外 下一篇:没有了